当前位置:爱小说吧>小说书库>武侠仙侠>让让我想证个道> 第一百三十八章 事故突发

第一百三十八章 事故突发

  苏铭语和一种同学在赢家足足盘桓了两天,这才各自回家,这期间自然是少不得在名山大川之间游玩,只是众人再也没有见过始皇,苏铭语也没有说出始皇的身份。

  可就在这两天里,洪城的危家却是得到了一个消息,经历了半年时间,击杀危少龙的凶手终于找到了。

  他们手上已经拿到了证据,凶手是一个名叫苏铭语的年轻人,此人现在是锻体初期,证据便是其弟弟手上的两块手表,连照片都已经到手。

  危家还寻找到了当初的路通那伙人,这才明白了当初发生了何事,随后上下联想一番,也不难猜测其中的矛盾到底因何而起。

  肯定是危云天为了讨好危少龙,而后设计抓住了那名特殊体质的少女,随即又想灭杀知情者之一的苏铭语,最后被反杀了。

  情报中自然也有苏铭语的实力和身份背景,这些都危家都一一查验过了。

  对方的身世他们可以丝毫不在意,唯一让他们稍稍忌惮的是魔都的卓家,据说那小子和卓家的嫡女正在交往,这才是最麻烦的事情。

  虽然真拼起来他们未必怕了卓家,危家虽然是在洪城,可是家族实力并不会弱于魔都的一些大世家,要知道他们家族可是有着数千年的底蕴。

  即便是现在衰败了,也不是随随便便一个家族就能欺压上门的。

  经历这么多年的岁月变迁,许多故事都已经被遗忘在了历史的长河当中,可他们的家族是神农氏的分支,祖祖辈辈在洪城已经定居了三千余年。

  虽未姓姜,可若是查族谱还是能和神农氏牵扯上的。

  危家在洪城根深蒂固,虽然祖辈的余荫早已消耗殆尽,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其势力并不逊色一些一流势力。

  现在唯一的顾虑便是,卓家到底会为苏铭语做到什么地步,若真是会为了他拼个两败俱伤,那么这个仇怨就得另寻他法了。

  但是死的是嫡系子弟,这个仇不可能不报,否则的话他们家族颜面何存。

  更何况他们家族还有个危子明,原本就对苏铭语有些了解,危子明当初便爱慕卓雨涵,可是却一直遭受冷脸相对。

  如今自己所爱之人被苏铭语所夺,他自是心中有怨,有嫉妒。

  原本以为这一切都会过去的,可谁成想,对方居然击杀了自己的族兄,这就不能怪他在一旁煽风点火了。

  根据他们得到的消息,苏铭语已经离开了洪城,正在四处旅游,若是要处理掉这人,最好的办法便是把对方引到洪城来。

  否则在魔都出手,卓家必然干预,那里不是自己的主场,必然受制于人。

  所以在一番的谋算下,危家终于定下了一个恶毒的计划,对于一个强大的世家来说,几条人命他们丝毫不在意。

  所以……

  魔都机场,苏铭语和卓雨涵两人刚一下飞机,电话铃声便响了起来。

  他拿起电话一看,居然是自己老妈的电话,他笑了笑,估计是老妈想自己了吧,这几天都没和她打过一个电话,说不得又要抱怨自己了。

  可是电话刚一接起,电话那头便传来了老妈有些哀伤的声音:“小语,你爷爷奶奶还有你大伯一家……他们……他们……”

  说到这里,云静便顿住了,后面的话她已经说不出口,声音也有些哽咽。

  苏铭语犹如遭受了晴天霹雳,整个人都愣在了当场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  虽然老妈没有说完,可后面的话他都已经能猜到了。

  数天前他才从洪城离开,那时候爷爷奶奶他们都还好好的,怎么可能突然就出事了?

  而且大伯一家居然也同时出事了?

  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?

  他的声音有些颤抖,依旧是带着不可置信的声音说道:“妈,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?为什么突然会这样?”

  一旁的卓雨涵看到他如此神态,已经猜到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,可她也只能紧紧的抓着苏铭语,并没有说一句话。

  电话那头又传来了云静的声音,带着一些哭腔:“据说……据说是大规模的煤气泄露导致的,发生了巨大的爆炸,整栋楼房都坍塌了。”

  苏铭语一愣,煤气爆炸?

  爷爷家是住在一栋老旧的居民房内的,没有电梯,四层的楼房,大伯家就住在爷爷家楼下。

  当初他不是没有想过帮爷爷奶奶换个新房子住,可爷爷却说在这里住了几十年,习惯了,而且在这里多少还有个照应,苏铭语也就没去强求。

  可谁成想会发生这样的变故,他的眼眶有些泛红,可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问道:“妈,人找到了吗?”

  云静的声音稍稍平静了一些,她开口道:“我也是一个小时前刚接到的电话,你小姨奶奶打过来的电话,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,我现在正带着你弟弟去高铁站,你现在是在机场吧?要么你直接从机场出发好了。”

  小姨奶奶是一名教师,也是对家里帮助最多的一位,对自己老爸照顾颇多,自己每次去洪城,小姨奶奶都会带自己出去玩,她也是唯一知道老妈电话的人。

  随后云静又继续开口说道:“你现在不要着急,我们先到了洪城再说,你现在着急也没用,不要自己乱了方寸。”

  苏铭语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。

  他很想现在直接御剑飞到洪城去,八百多公里,他还是能办的到的。

  可一旁的卓雨涵却是拉住了他,这样直接飞过去很容易出麻烦的,他只能忍下了心中的焦躁,重新订了飞机票。

  好在两地的航班每天都有不少,最近的一班也只需要等一个小时,而整个航程也只需要似四十多分钟。

  他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让自己尽量不去想洪城的事情。

  可越是如此,思绪却控制不住的奔涌而至。

  从小到大,一幕幕的场景如幻灯片般在脑海里划过,甚至还有许多自己孩童时的画面,这些画面都隐藏在记忆深处,自己都已经忘记了,可这些记忆全全部涌上心头。

  爷爷对自己的谆谆教导,奶奶对自己的呵护备至,还有大伯一家,婷姐还有灵灵。

  这些人都是自己在洪城最亲近的人,也是父亲在洪城最大的牵挂,可如今……

  他不由得惨笑一声,大颗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,自己还答应了老爸要守护好大家的,这才半年而已,居然……居然就出事了。

  说到底还是自己太疏忽了,自己应该给大家一些护身法器的,这种低阶的护身法器不用激活,可以自主护身,一些普通的爆炸是完全可以抵抗下来的。

  这一刻的他自责不已,悔恨万分,而一旁的卓雨涵也一直红着眼眶安慰着他。

  时间过得缓慢无比,他时不时的看看手机,可越看时间却过的越慢,这让他每分每秒都在承受煎熬。

  等了足足半小时,他便迫不及待的开始登机,直到坐上了飞机他的心情才稍稍平缓,卓雨涵也一直靠在他的肩膀上,安慰着他。

  两人刚落座没多久,身旁便坐下了一个痞里痞气的男人,看到卓雨涵的美貌便想要和卓雨涵搭讪。

  可却被苏铭语那杀人般的眼神给吓了一跳,丢下了一句狠话便落荒而逃,直接招乘务员换了个座位。

  苏铭语是完全没心思搭理这种垃圾,否则自己随随便便释放点气势也能把对方压趴下了。

  这种人连让自己出手的兴趣都没有。

  上了飞机后,苏铭语便没有再开口说话,只是闭目养神。

  当飞机顺利抵达洪城机场后,二人在候车区又碰上了那个小流氓。

  而他的身边又多出了四个人,似乎都是来接着家伙的,开着一辆卡宴而来,看来家庭条件还不错。

  仗着人多势众,对方直接把车子开到了苏铭语两人的身前,一直出言挑衅,不过苏铭语却是毫无所动。

  可当这群人把目光打量到卓雨涵身上时,一些污言秽语便说了出来,说的难听至极。

  苏铭语眼神一冷,这些个苍蝇是真的烦人,他一拳便砸穿了副驾驶的门,然后把车门直接给扯了下来。

  掐着对方的脖子冷声道:“你再说一句试试?”

  周围的吃瓜群众已经呆若木鸡,而被他掐着脖子的人已经瑟瑟发抖,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已经一句话也不敢再说。

  见对方已经吓傻了,他也懒得再动手了,对付一群普通人,真的脏了自己的手。

  把对方往地上一丢,然后骂了一句:“一群垃圾,真是活着浪费空气,死了浪费土地,滚。”

  直到此时,所有人才明白过来,这是一名修炼者,国家的公告所有人知道了,这明显是修炼者才能有的实力。

  那几人自然也意识到自己在作死了,一句话也没说,开着车赶紧跑路,生怕跑慢了便走不掉了。

  看着那群人驾车狂奔,苏铭语也懒得搭理,不过发泄一通自己的心中的烦闷倒是减少了许多。

  在众人敬畏的目光中,两人登上了一辆出租车,急急的催促着司机往象湖方向而去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