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章玩脱了

  正好屋子里的温度有些上升,众人无所谓地都脱下各自外套。

  第三轮国王游戏开始,浪不三是7号。

  “我是国王吗~”

  田岛甜晃了晃手中的筷子:“那就4号和7号喝下一大杯饮料好了,喝慢的人要讲一个谁都不知道的秘密哦~”

  浪不三放下筷子,倒上一杯八分满的啤酒,社长跟上,只不过倒的是椰奶。

  “来,浪同学,咱们干了!”

  “干杯。”

  二人杯壁轻轻碰了一下,浪不三的啤酒瞬间少了六分之一,全都推进社长的杯子里了。

  高木柔急得站起身猛拍桌子:“喂喂,这是犯规吧!犯规!”

  社长抿唇看着杯中有些浑浊的椰奶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  “不算哦~快开始吧~”

  二人对视一眼,端起酒杯猛地往嘴里灌。

  “膈~~”

  社长放下杯子,在他身边的浪不三早已喝完他手中的啤酒。

  浪不三右手往前伸了伸:“请说出你的秘密。”

  “哈哈....”

  社长摸了两下鼻子:“这个秘密说出来挺难以启齿的,其实我还是处男。”

  “社长竟然还是处男啊....”

  桥口钟广鄙夷地看了眼社长,虽然他也是处男,但他不能在女生面前丢面子!

  我桥口可是励志要在众女心中体现男子气概的男人啊!

  浪不三显然对这个秘密不满意:“谁不是呢,换一个。”

  此话一出,饭木泷子眼睛一亮,就连田岛甜都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  至于桥口...

  不提也罢!

  社长不甘心道:“这也算是我的秘密吧!”

  浪不三舔了下上唇:“行吧。”

  “好好,开始下一轮吧~”田岛甜放回筷子,催促大家道。

  众人都把筷子还给社长,在社长打乱后,又从中挑选一根。

  明洋恋子拿着她手上的筷子轻轻敲了敲桌面,语气得意:“哼哼~我是国王哦!现在,3号和4号玩巧克力棒游戏!”

  浪不三看了眼他手上筷子的数字,是4号,漂亮!

  他脸色有些发黑,没准三号是社长或者桥口那小子,光想想就心底有些发寒。

  “这里好像没卖那东西。”

  明洋恋子早有预料,只见她从背后的单肩包里拿出一盒抹茶味的巧克力棒:“我带啦!”

  你TM真棒!

  浪不三扯了扯嘴角,把筷子扔到桌上。

  “看来是我和不三玩呢~”

  田岛甜轻轻放下筷子,笑眯眯地看着浪不三。

  “男女有别,国王要不换一个?”

  明洋恋子语气坚定道:“国王的命令是绝对的哦!”

  田岛甜拆开巧克力棒包装,从里面拿出一根:“撒~来吧不三~”

  “砰!!”

  一声拍桌子的声音响起,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饭木泷子。

  饭木泷子站起身,淡粉的秀发遮住了她泛红的双眸。

  “我...我去趟卫生间。”

  你去卫生间?

  浪不三心中警铃大作,你要是去了卫生间,那这场游戏对你来说就是黄泥巴掉裤裆,说不是shi那也是了!

  到时候不管这根巧克力棒还剩多少,你该不会都会幻想成我和田岛那货kiss了吧?

  “我认输!”

  “还能这样的吗?”田岛甜看向明洋恋子,丝毫不嫌事大。

  明洋恋子已经感受到房间里有些尴尬的气氛:“嘛....能吧?那认输的就指定一个人进行吧,这次不能再认输了哦!输的人要讲个秘密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田岛甜轻咬下一段巧克力棒,静静看着浪不三。饭木泷子也重新坐回了位置,紧张地注视着浪不三。

  浪不三松了口气,转而将目光看向社长,眼神满是侵略。

  社长咽了口口水,回想起之前浪不三的种种不正常:“浪同学,我劝你冷静。”

  “瘪bb,来!”

  浪不三拿起一根巧克力棒叼嘴上,社长有些抗拒地往后倒了一段距离。最终在浪不三的眼神催促下,心不甘情不愿地咬下另一边。

  二人相互注视,一点一点地磨着巧克力棒。

  “扣扣!哗啦~”

  “同学们甜点吃的.....”和泉允拉开滑门,正巧看见这充满基情的一幕。

  浪不三斜视了眼呆愣的和泉允,继续比赛。

  等等!

  哦内貌似对自己还有不深的想法,那我可不可以借此机会.....

  正好这次其她女主也都在,机不可失!

  浪不三漆黑的眼眸微微一亮,满是坚决。

  此时的社长发现浪不三的态度转变有些疑惑,可就在下一秒,他慌了!

  只见浪不三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脑袋,嘴巴快速往他这里游来。

  “!!!”

  卧槽,浪兄这是何意?!

  “呜呜!”

  社长想吐出巧克力棒,却因为浪不三架住他的脑袋,根本就退不出去。

  他双手用力地推着浪不三胸膛,看得明洋恋子双眼就像灯泡一样明亮,嘴巴张的老大。

  眼看浪不三越凑越近,社长干脆向后倒去,浪不三一个不稳,也跟了上去,又因为双手抓着社长的脑袋没有支撑....

  所以....

  好像....玩脱了。

  众人都震惊地看着浪不三二人,安静非常。

  直到明洋恋子愣愣地看着他们:“哇哦....要不再来一根?”

  来你妹啊!

  浪不三轻咳一声,重新坐了回去用手臂擦了擦嘴。

  而社长已经躺在榻榻米上,生无可恋地盯着天花板。

  没想到自己守护18年的初吻,竟然献给了同性!

  田岛甜恢复往日的招牌笑容:“原来不三喜欢的是这样的吗~”

  饭木泷子抿了抿唇,她该吃醋吗?

  和泉允还是那副呆呆的样子,她还没从刚刚那副画面中走出来。

  浪不三忧愁地看着墙面:“你说你为什么躺下呢。”

  “你那副架势,谁见了都怕吧?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?”社长委屈道,一粒晶莹剔透的泪珠从他眼角滑落。

  决定了,以后见到浪不三一定要躲远远的!

  他早就觉得这人对他图谋不轨了,但没想到这人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此等难登大雅之事!

  此时的浪不三,突然想起那个受受的幸云彩迦,如果是他的话,好像自己也不至于这么郁闷。

  “三....三三?”

  浪不三回头看向和泉允:“哦内怎么了吗?刚刚我们在玩游戏。”

  “额...就是光吃甜点应该吃不饱,哦内桑来问问你们要不要吃些饭?”

  “你们吃吗?”

  “我都行~”

  “来点吧。”

  “那麻烦哦内了。”

  “不麻烦...不麻烦...”

  说着,和泉允表情呆呆地走出包间,就连门都忘记了关,还是在门口守候的服务员关好的门。

  过了没一会儿,服务员端着光看就让人食欲大开的菜肴走了进来,很快摆上6道,2个凉菜,3个热菜,一大碗汤还有一大碗颗粒分明的白米饭。

  经过刚刚那件事后,浪不三身边已经换成了饭木泷子,社长坐在浪不三对面,警惕地盯着他,就连桥口钟广都不敢坐他旁边。

  浪不三扯了扯嘴角,自知理亏所以没有说什么。

  经过这事后,众人都默默地扔掉了刻有国王游戏标记的筷子。

  浪不三面前放着个空碗,只吃菜,感觉咸了或渴了就喝两口啤酒,在他旁边已经空6罐了。

  饭木泷子双眸不安分地时不时瞄着浪不三,她深呼吸口气,右手握着筷子,从盘子里夹上一块煎鱼放到浪不三的碗里。

  她低下头,面容泛红:“不三同学...这个好吃,你尝尝....”

  浪不三夹起碗中鱼肉,抿下一小半,顺滑的鱼肉瞬间在他舌头上溃散,流入口腔的每一处地方,充斥着鲜美又带有些咸香的味道。

  “呸...呸呸....”

  不过就是这刺有些麻烦,所以浪不三才不去夹那盘鱼肉的。

  ‘食不言’这句谚语虽然依旧被世人所铭记,但遵守的人少之又少,这其中的年轻人又仅占一小部分。

  起码社长等人是不会在意这些的。

  他们并没有忘记这场宴会最初的目的,社长很快找上田岛千金,田岛甜。

  二人谈吐风趣,像是有聊不尽的话题,但过了没一会儿,社长便放弃和田岛甜继续掰扯。

  他能很明显的感觉到田岛甜对自己并没兴趣,索性也就不死缠烂打了。

  紧接着,社长又将目标放在身边的高木柔身上。

  “高木酱拿到钱有什么打算吗?”

  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  “就是有点好奇。”

  “你想泡我对吧,不可能的,我对你没兴趣,你还被混混强吻!”

  “能不提那事吗....”

  社长放弃攻略高木柔,转而看向饭木泷子,随后叹了口气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饭木泷子有喜欢的人了,他根本没戏。

  退而求其次,社长又看向明洋恋子,只见她也一脸微笑地看着自己。

  正当社长觉得有戏,想用言语促进感情时,明洋恋子语气冰冷道:“社长,最差劲了呢!”

  真当老娘看不到?

  你把全部女生主意都打了一遍,等前面的都没结果,最后才来找我?

  我不要面子的?

  社长的周围瞬间比屋内暗了许多,这次宴会,他的告别单身计划最终以失败告终。

  至于桥口钟广....

  不提也罢!

  一阵酒足饭饱后,浪不三的面容也有些许红润,他在这会儿时间可喝了不少酒。

  “不三再见,大家再见,我先回去了~”

  “我也告辞吧.....”

  “就在这分别了,拜拜!”

  “哼!我走了!”

  “再见咯。”

  告别众人后,饭木泷子右手伸向口袋,摸了摸里面的小刻刀,转身对浪不三轻声言语:“我先走了,明天见...”

  浪不三看了眼外面漆黑的夜色:“我送你。”

  “啊?”饭木泷子愣了愣,随后连忙摇头拒绝,转身便要离去,“不用了,我一个人回去就行的!”

  可还没走两步就被浪不三拽住了左手。

  “你那治安差,大晚上要是遇到痴汉就完了,兜里那把刻刀有什么用,顶多用来削水果。”

  还有触发剧情....

  “那....”

  浪不三放下手,从口袋里拿出两颗糖,递给饭木泷子一颗:“那走吧,你带路。”

  “嗯!”

  饭木泷子接过硬糖,像是收获了宝贝似的放到外套内袋里,双眼冒出爱心不断跳动着。

  浪不三含着硬糖,酸甜的水果味弥漫在他整个口腔。

  做出这个决定,浪不三并不后悔。

  饭木泷子是他邀请出来的,自然要保证她回去的安全,这是浪不三的原则。

  二人走在依旧热闹的街上,又走没多久,街边渐渐冷清,他们已经离开了闹市区。

  秋天的夜晚有些寒冷,光靠一件薄薄的外套并不能给二人带来足够的温暖。

  浪不三情不自禁地搓了搓手臂,隐约间,他还能听到身边饭木泷子胸口处‘砰!砰!’的心跳声。

  “佳玉,我喜欢你!我好喜欢你!”

  一道猥琐的声音从小巷子里流出,打破了周围宁静的气氛。

  饭木泷子微微抬头,跟浪不三对视一眼,并肩往小巷子走去。

  “雅蠛蝶....这样是不对的!”

  二人探出个脑袋,里面正有一个醉酒的醉汉壁咚一位衣着朴素的女人。

  他轻嗅着女人的脖子,双眼满是欲火,像是下一刻就要撕破面前女人的衣物,强行占有。

  浪不三借着酒劲,立马走过去呵斥:“光天化日之下,你竟然在这做这种不要脸的事!”

  男人眉头紧皱,看向浪不三:“你谁啊?”

  “我是你爹!”

  男人本就欲火缠身,饥渴难耐,被浪不三这么一打扰心情瞬间爆炸。

  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弹簧刀,往浪不三那气势汹汹走了两步:“你TM找死是不是,别多管闲事啊!”

  “哼!佛山浪不三!”

  浪不三毫不退让,直接上前欲先下手为强!

  然后就倒在了血泊中。

  浪不三,卒!

  “什么玩意....”

  这是浪不三闭眼前最后听到的话,下一刻,他又回到饭木泷子身边,看着街里的男人正预谋不轨。

  “放开她,我是你爹!”

  “你谁啊?我看你是有病,不想死赶紧滚!”

  “佛山浪不三!”

  浪不三,卒!

  “我TM是你爹!佛山浪不三!”

  再一次复活,浪不三跳进巷口,张口就骂。

  紧接着奔向男人,因为上次的死亡,他已经预料到男人下一步会做出什么。

  下一刻,浪不三左拳用力锤开男人想要去握刀的右手,又是一拳砸向他面门,紧跟上一脚,男人彻底丧失战斗力。

  “咳...呸!什么玩意!就这?”恭喜滔博让2追3!!  原本打算看两场就回来码字了,愣是让我看到晚上10点多,结果补到凌晨才能休息....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